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决策参考
加大新型粮食经营主体培育力度 稳定粮食生产 保障粮食安全
发布时间: 2018-05-30 阅读次数: 1 字号:[ ][ ][ ]

连云港市粮食局调控处

 

十八大报告提出,“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当前,粮食生产面临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如果没有科学有力的政策干预,现有生产规模和水平必将不能持续。保障粮食安全,提高粮食生产主体效益水平,保护生态环境、传承农耕文明,必须采取措施大力发展粮食生产,其关键抓手就是培育新型粮食生产经营主体。构建完善粮食生产经营体系,最终形成生产主体、服务主体相匹配,集约高效的现代粮食生产经营体系,促进粮食和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实现粮食生产现代化。

一、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发展现状

当前,随着粮食产业组织方式的深化调整,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已呈现多元并存、共同发展的局面。按照土地经营规模、有无流转、有无长雇工、有无注册为企业等分类标志,现有的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可分为:种粮小农户、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粮食生产合作社和公司农场5 类。

(一)种粮小农户。使用家庭劳动力,粮食生产经营面积<20亩的农户。种粮时间超过20年,文化水平较低,种粮主要靠经验,目的是解决自己吃粮。

(二)种粮大户。土地转入达到一定规模(20-100亩),多集中在20-50亩之间。以家庭劳动力为主,辅以季节性的雇工,还购置少量的农机,对粮食生产的社会化服务需求较大。生产的粮食主要出售给国有粮食收储企业,也有小部分由商贩上门收购或通过市场销售。

(三)家庭农场。主要靠家庭劳动力生产,还有季节性的雇工和少量的常年雇工,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100亩以上)。生产基础设施比较完善,有一定的自我发展能力。生产机械化水平比较高,对社会化服务需求主要是储运、加工等产后环节。粮食商品率比较高,主要是通过市场销售。

(四)粮食生产合作社。大部分以种粮专业大户或家庭农场领头,吸引一部分小农户组建而成的合作组织。分为生产合作社和集生产、服务一体的综合性合作社。土地经营规模差异比较大,机械化程度普遍较高,以互助方式主要为社员提供服务,也为周边其他农户提供服务。粮食商品率比较高,通过市场销售。

(五)公司农场。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由种粮大户或家庭农场注册登记为公司的;第二种是在合作社基础上组建公司的;第三种是由工商企业联合种粮农民组建公司的。种粮时间多数在5 年以内。

二、五类主体生产经营状况比较分析

通过对主体的横向数据比较,可总结各类主体的特点。

(一)年龄和文化程度比较。

种植规模越大,主体或负责人文化素质越高。种粮小农户和专业大户的文化程度较低,以初中、小学为主。家庭农场、粮食生产合作社和公司制农场负责人拥有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比重高。从主体年龄构成来看,小农户老龄化态势明显,平均年龄为56岁;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相对年轻化,平均年龄分别为53岁、49岁。

(二)种粮成本效益比较。

从2014年数据看(不包括补贴),小农户平均种粮收益为5922.41元,专业大户为30178.75元,家庭农场达165685.33元,合作社为192943.67元,公司农场达520180.00元,基本体现随着经营规模增长种粮效益增加的规律。从每亩生产成本看,近3年单位面积成本呈逐年递增态势,尤其是土地租金、农资价格刚性增长。分类型看,小农户亩均生产成本最低(土地租金费用低),种粮专业大户其次,家庭农场、公司制农场亩均生产成本均较高。

(三)服务需求状况比较。

不同主体的服务需求差别较大:一、种粮小农户在产前(耕地)、产中(收割)阶段高度依赖社会化服务,因所产粮食主要用于家庭消费,其产后阶段服务需求低,其服务需求缺口最大;二、专业大户对社会化服务需求大,仍有一定的需求缺口未得到满足;三、家庭农场对服务需求偏向产后环节,产前、产中环节服务基本满足要求;四、粮食生产合作社由于大部分集生产与服务为一体,自有一定的农机设备,目前仅在储存、加工环节有一定服务需求;五、公司制农场对外服务依赖度最低,产前、产中服务实现100%,产后服务也实现了66.67%的高获得率。

(四)现代化程度比较。

种粮现代化程度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而相应提高。从大型机械拥有状况来看,呈递增特征。从劳均产出量来看,基本呈现随着经营规模加大劳均产出量递增的规律。从商品化特征来看,种粮小农户的粮食商品率最低;种粮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粮食生产合作社粮食商品率高,大部分用于出售;公司制农场粮食实现100%商品率。

(五)粮食生产意愿比较。

种粮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粮食生产合作社和公司农场均表达了扩大种植面积的愿望,小农户种粮积极性较低。

三、对于培育现代粮食生产经营主体类型选择的基本考虑

(一)分类引导种粮小农户。小农户多数不具备规模化生产的能力,老龄化的问题比较突出,对扩大粮食生产的积极性不高,生产的稳定性不强,发展的潜力不大,但当前中小规模农户的粮食生产面积最大,口粮问题主要靠自己解决,对国家粮食安全有一定的支撑作用,应继续给予支持和帮助。没有持续发展条件的小农户,要鼓励其参加土地流转,退出粮食生产;对于有培育前景的,要积极创造条件,支持其向种粮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等主体转变。

(二)积极扶持种粮大户。种粮大户与种粮小农户相比,在生产经营能力、要素投入能力、农业综合效益上有一定优势;与家庭农场相比,种粮大户在资金和劳动投入上相对较少、风险较小、经营灵活性较大,尤其是在土地难以集中连片的山区和丘陵地区也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大多数又有扩大生产的积极性,应当作为今后积极扶持发展的新型粮食生产经营主体。

(三)重点培育家庭农场。家庭农场与小农户和专业大户相比,负责人经营素质较高、种粮规模较大、持续投入能力较强、机械化水平较高、种粮效益较好,是商品粮主要提供者。大多数家庭农场经营者未来种植意愿非常强烈,有不少的经营者还希望子女将来也从事粮食生产。在5类经营主体中,家庭农场从事粮食生产的稳定性最好、发展的潜力最大,应当作为今后重点培育的新型粮食生产经营主体。

(四)有效发展合作社。粮食生产合作社在土地流转、连片整理与机械化生产设备使用、先进生产技术等方面具有优势,但是多数粮食生产合作社没有实现专业化分工,劳动生产率与设备利用率(资本回报率)都不高,因此粮食生产合作社要积极制定措施,完善功能,实现其有效发展。

(五)规范监管公司农场。对公司制农场应予以甄别,对于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等注册为公司的、农户联合组建公司的、种粮农民为主联合企事业单位组建公司的应纳入培育范围;对非农领域工商资本投入粮食生产的应予关注和适时引导,建立准入和监管制度,防止从事非粮经营活动。

四、加快发展新型粮食经营主体的建议

重点培育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和粮食生产合作社等三类现代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完善粮食服务体系和强化粮食生产功能区建设以做好主体培育保障工作,实现稳定粮食生产、促进农民增收和推进粮食生产现代化目标。

(一)完善土地流转机制。土地流转问题是当前制约现代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应进一步引导规范农村土地流转,重点向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和粮食生产合作社集中。措施可采取:建立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户粮食定购制度、推广使用耕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标准合同、在重点产粮县(市、区)或乡镇建立土地集中流转平台等。

(二)保障种粮农民收益。要从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加大种粮补贴力度、加强公益性粮食生产服务以及降低生产成本等多方面着手,稳步提高粮农收入水平,使种粮农民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重点是:继续加强粮食生产补贴力度,改革粮食补贴方式方法;保持粮食收购价与经济增长、物价上升同步协调等。

(三)培育现代粮食经营者。加大对粮食生产经营者的培训力度,提高从业者的职业素养。重点对三类主体的负责人加强培训;鼓励大学生和其他专业技术人才投入粮食生产,鼓励“农二代”子承父业;实施差别化培养。种粮大户、家庭农场主的培训重点是农业生产技术尤其是科学施肥、农业机械的操作和维护等方面;粮食生产合作社负责人的培训重点是合作经济组织的经营管理方面。

(四)做好粮食经营服务。着重对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等新型粮食经营主体做好“五项服务”:信息咨询服务、技术指导服务、优先收购服务、烘干整理服务及经营结算服务。

(五)加大政府工作力度。按照粮食安全首长负责制的要求,把粮食安全重要指标、农民种粮收益等,作为各县(市、区)政府工作的重要考核指标,从干部提拔任用、物质和精神奖励等多方面加强激励。各县(区)应确定重点培育的种粮大户、家庭农场、粮食生产合作社等重点培育的现代粮食生产经营主体名单,建立领导联系帮扶制度。

(六)出台专门扶持政策。一是建议新增补贴向粮食新型经营主体倾斜,按照粮食经营面积、产出量和商品量分等直接补贴给种粮大户,同时增加专门针对粮食新型经营主体的补贴种类。二是提高农机农具、烘干设备补贴比例,对仓库建设给予贴息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