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党建园地>
要命的“民主”---关于民主与集中的随想
发布时间: 2016-09-12 阅读次数: 1 字号:[ ][ ][ ]

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人都觉得“民主”是个好东西。那么,什么是民主呢?民主,其定义为: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民主是保护人类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它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民主是以多数决定、同时尊重个人与少数人的权利为原则。

民主相对的是“集中”。“集中”是什么呢?

简言之就是把分散的汇聚到一起。从制度和权力的层面说,“一言堂”,“君主制”就是典型的集中。如果只讲集中,就可能演变为独裁和暴政。正如邹韬奋在《事业管理与职业修养·关于民主与集中》文章中讲:“民主绝对不是无政府状态,集中也绝对不是独裁的意义。不民主的集中才是独裁,不集中的民主才是无政府状态,两者都是要不得的。”

有些人违背常识,企图将本国的民主制度模式强推到别国去,或者将别国的某种制度模式照搬进本国来。

民主模式的选择必须要重视国情。世界上不存在普遍适用的制度,被称作“好东西”的民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能会演化成个别人操纵多数人的旗号,也可能会出现压制少数人正当权益的“多数人暴政”。在怎样搞民主亦即民主制度的选择上,必须立足各国的实际情况,包括历史、文化、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国情。否则,必将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有一个故事就说明这一点。美国冒险家杰恩到亚马逊河流域探险时,不小心被丛林里的生番捉到了,他被押到了部落的居地。杰恩惊恐地发现,这里到处散落着人的骨头残骸,很明显,这是一个吃人的野蛮部族,杰恩绝望了。

过了一会儿,杰恩又有了生的欲望,他发现,食人族里年轻的酋长文质彬彬,很有绅士风度,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杰恩试着与他一交流,酋长竟然还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与杰恩还是校友呢。杰恩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终于可以逃过一劫了。

杰恩问酋长:“看阁下在美国接受了那么多年教育、想必你一定会用你的知识教化你的族人,他们的习惯必定改变了不少吧?”年轻的酋长回答:“当然,以前我的族人都是住在树上,现在已经住在木屋里了;以前他们都赤身裸体,现在也都穿上衣服了。而且……”杰恩问:“我们美国最有特色的还是民主,你没有引进吗?”酋长说:“我已按照美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了我们的部落,我们成立了部落议事会,有什么重要的事,都不是我说了算,而是要通过部族议事会来解决。”杰恩自豪地说:“全世界都要借鉴我们美国的民主,我们美国人最讲民主……”酋长说:“是的,一切都要讲民主,所以今天对你的处置,刚才我的意思是想送你出去的,听了你的这番话,我忽然觉得,我不可以这么独裁,还是要讲一下民主,要开一个会。”杰恩后悔得想掴自己一个嘴巴子,但话已经说出,只好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一会儿,酋长又来到杰恩的身边,神色庄重地对杰恩说:“我们已经开过会,研究了对你的处理意见……”杰恩忙问:“怎么样?”酋长说:“我想让你饱餐一顿然后送你出去,可是众长老都反对,他们的意见是留下你让我们饱餐一顿。没办法,我们得讲民主啊。”

由此可见,不讲条件和环境的“民主”,也是可以要命的。

西方有人片面鼓吹民主,其实,程序上的民主只是游戏而已,民主是实质的东西。如果只有程序上的民主,结果还是少数人在那里操纵政治。在什么意义上才是真正的民主?\n今天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政权都自称是民主国家。哪怕不是民主国家也要说成是民主国家。说到民主,从国家和集团的层面来说,就涉及到民主制度。这样就必须把两样东西区分开来,一种是理想的民主,一种是实际运作中的民主。民主概念的核心是人民主权。在理想的民主状态下,人民直接或间接参与政府管理,所有的政府行为都应该能够完全反映人民的愿望。但在历史上,这种理想的政府可能从来没有存在过,现在没有,将来恐怕也很难出现。

在一个国家,单纯的民主而没有别的保障,民主也是可能演变为暴政。民众的民主有时是盲目的,是很容易被误导的。当民众的福利无法保障的时候,某人说:“你们选我执政,我会帮助你们重新找到工作,给你们很高的福利。”那么在选举的时候,民众会被短时间内激发出来,跟着“领袖”走。而如果这样的“领袖”掌权之后,他在议会或者在立法机构占有了绝对的优势,那么民主制度很有可能就被破坏。再说,单纯靠民主,也无法保障少数群体的利益。他们的意见、观点在最后的决定中是无法体现的。

只有民主与集中统一起来,才可以有效地发挥民主的作用,二者缺一不可。民主是集中的基础,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达到正确的集中;集中是民主的指导,只有实行高度集中,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民主集中制就是要使民主和集中二者辩证地统一起来。在政治上,围绕着共同的目标,使各方面的意见得以充分发表,然后对其中科学的符合实际要求的东西,通过集中形成统一的意志,作为共同的行动准则。从利益关系上说,民主集中制是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它要求统筹兼顾,使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相统一。在维护个人合理利益的基础上,做到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暂时利益服从长远利益。如果把民主与集中割裂开来,只讲集中,不讲民主,就必然出现个人独断专行,官僚主义滋长;反之,如果只讲民主,不讲集中,又会出现极端民主化以及无政府状态,民主或成“空中楼阁”。(苏学文于2016年8月31日)